牵挂无法表达人生的相依相偎的那一种幸福

2017-10-01 20:48
宝钗分,桃叶渡,烟柳暗南浦。怕上层楼,十日九风雨。断肠片片飞红,都无人管;更难唤、流莺声住。鬓边觑,试把花卜归期,才簪又重数
 
。罗帐灯昏,哽咽梦中语:是他春带愁来,春归何处,却不解、带将愁去。
  
  一向刚烈豪气以“赋壮词”著称的辛弃疾,也有温婉柔情的时候!
  
  人,总是多面性的。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能让人念念不忘的,莫过于走进心灵的东西;能让人痛苦不堪的,莫过于生离死别!
  
  又是一个春来春又去的季节!
  
  记得那个渡口——“桃叶渡”,或者那个车站吗?
  
  似乎那是一个满天乌云的清晨,云很低很低,乌黑的云层的边上镶有一道道暗红色的光。早晨的风似乎有点刺骨的味道,刮起薄薄的一层沙雾
 
,让人感觉灰蒙蒙的天空下是那么暗淡而迷茫。一声汽笛拉得老长老长,余音在空旷而灰暗的天地间回旋不已,也在心头拉起一条说不清的震颤的
 
丝带,透明而又纠缠不清的包裹着激烈跳动着的心房。眉目间勉强堆砌的笑意,在不太明亮的光线里却显得那么清晰那么的扎眼。无奈的心绪一下
 
子弥漫在似乎凝固的空气里,压抑而沉闷。牵挂无法表达人生的相依相偎的那一种幸福
  
  有多少温情,有多少不舍,就在这样失落在一个不太明亮的平凡的清晨!
  
  不知道从那以后的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春花开了,满树的花红叶绿,就像每一个花瓣都暗含着一种离殇的思绪,殷红如血,红得一片片似乎
 
可以数得清一行行心迹。清晨的露珠似泪,晶莹而透亮的闪着无尽的思念与伤感。一叶叶一声声的雨滴,敲响了芭蕉的声韵,击落了片片的绯红,
 
满地落英,一片狼藉。流莺声声的呼唤,尖脆而刺心,直撞击着那一块最柔软最敏感的部位。高楼层层,直上云霄,却望不见来路与离去的征程。
 
“问君归期未有期”!春带愁来,却带愁去!
  
  “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可是,自古以来离恨新愁就似一个不离不弃的恶魔般的纠缠不断消磨不清,隐隐绕绕的一直在人世间
 
缠绵不去。即使是当年“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气吞万里如虎的将军辛弃疾,也是如此的无奈与愁煞!
  
  人间伤心唯一别!但愿别后,世界上的一切安好,这就是一种莫大的幸运与慰藉了!再多的祝福,也抵不消无尽的思念。再多的问候,也抵不
 
过那些温馨的时光。再浓烈的牵挂,也无法表达人生的相依相偎的那一种幸福!
  
  

上一篇:人生的过程其实完全不亚于这样的旅行的 /下一篇:只有生活才能赋予它鲜活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