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是人生成长的一种不可或缺的感受

2017-10-01 20:54
初中毕业之后,我很幸运的读了半年高中。那个时候的父母说句实在话,思想上绝大多数是对孩子读不读书似乎跟他们就没有多少关系的。虽
 
然我的父亲也算是个文化人,但在读多少年书这一点上,他同样并没有那么关心。上高中的路很远,全部是山路,上一座山坡,下一个陡岩,再走
 
六七里就到了。说起来简单,这一上一下就是二十多里路。我从小就体质弱,个子不大,瘦。每次去学校都是十二天,十二天的粮食与菜都要一次
 
性背到学校去。吃得再少,每次也是几十斤的重量,哪里背得动?可是,没有人会送你,根本没有车坐,一步步背到学校去,那简直就是一种苦役
 
!因此,读了半年,我就自己决定不读了,去参加当时代号为“八二七”的“三线建设”,不需要背米背菜。
  
  虽然只有半年的高中学习,老师们给我的印象也是特别深刻的。
  经历是人生成长的一种不可或缺的感受
  我的班主任姓廖,教我们物理。我上高中只有一个月的时候,就病了一次,好像在家里修养了接近一个月之久,去了就要参加期中考试。结果
 
,物理考了八十多分。也许是这样,班主任老师一直对我很关注。他上课声音不大,但是全教室你无论坐在哪里,都会听得清清楚楚。后来这个老
 
师调到了宜昌市教研室做物理教研员,有一年中考前来了我们学校,他还记得我,还专门到我寝室里坐了一会,言谈中对我的关切与鼓励依然如故
 
。语文老师姓王,据说是一个资本家的女儿。人,自然是长得漂亮极了。她上课的时候总会比较早的来到教室门口,站在那里,一边微笑着目视整
 
个教室,一边双手不断地提自己的宽脚边长裤。女性的极有磁性又干净利落的嗓音极好。会唱京剧,京腔京韵,十分的吸引人。她经常和一个姓周
 
的老师合作,一个拉京胡,一个放开嗓子唱。那个时候,全校似乎就安静了下来,只有那京胡与京韵飘荡在整个校园。数学老师姓姜。大家背地里
 
都叫他“姜猴子”。长得非常精干,讲课声音特高。常常讲着讲着,从黑板的这一头一下子就跃到了黑板的那一头。后来不久,他也调到了师范学
 
校做老师,直到退休。英语老师姓陈,高高的个子,很浓密的络腮胡子,拿一个俄国式的烟斗。说话声音有点粗沉,领着我们读“B”这个字母的时
 
候,由低到高逐步上升,大家都忍不住笑,他却正儿八经的一遍又一遍的领读着。后来也调到师范做了英语老师。还有一个数学老师姓刘,不幸的
 
是他得了白血病,早早的去世了。他的板书是我们这些做老师的榜样。在没有一根线条的黑板上,他的字不仅写得一条线那么直,而且如果带竖带
 
勾的字,都一律竖得比较长,勾得一样弯。那种整齐划一,是一般人做不到的。我上语文课的时候,就黑板上满天星。兴之所至,随手写去,根本
 
没有注意过条理性。
  
  还有我们的校长熊先生,四方脸,浓眉毛。都是极其厉害的五十年代的大学生,后来也调到宜昌市教研室做了教研室主任。还有一位姓伍的俄
 
语老师,个子精瘦,却精神特好。一时兴起的时候,满口的俄语,把这个东西搬一搬,那个东西摇一摇,一边用俄语叽里咕噜的说着,看着有趣极
 
了。
  
  ……
  
  高中虽然只有半年,实际教过我的老师也不多。但是,他们那种知识分子的气质,他们说话与做事的方式,他们即使是走路的样子,也给了我
 
不一样的濡染。其实,读书并不是完全要学到所有的知识,而是一种在老师的魅力人格下的一种熏陶与潜移默化的濡染。这种置身于知识分子环境
 
中的!
  
  初中与高中,我恰恰是遇到了这样的好老师!这也算是文化大革命给我的一点惠赠吧!如果没有这样一场大革命,这些老师怎么可能到那个山
 
区去任教?我又怎么能够遇见这样的老师呢?
  
  人生,能遇见几个这样的好老师,真是一件最大的幸事!

上一篇:每一个人都静下心来做好自己的一份事情 /下一篇:一点不满总是那么微微的笑着对待每一个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