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能力就是在哪一个漫长的阶段逐步得到提高

2017-10-01 20:58
 四届小学毕业生一起读初中一年级,年龄自然参差不齐了。别看那是一个山区的一个小初中,教我们的老师却有不少非常有名的老师。因为文
 
化大革命刚刚比较的平缓了一些,这些老师或多或少都有什么所谓的出身问题或者历史问题,很多是原来县一中的名牌老师,被安排到了这样一个
 
山区新办的初级中学。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变相的惩罚;对于我们这小山区的孩子来说,却是一生莫大的幸运!
  
  首先说我的第一个恩师黄万禄先生。
  
  他身材高大,皮肤黝黑,有点显胖。一头寸发直立,走起路来都是一步一步顿地有声的。他是当时的校长兼那个公社学校的辅导员,算是那个
 
山区学校的最高领导了。其实,他几乎没有带过我的课。我和他更多的交往也是在我当了民办老师之后在他的领导下工作的那个阶段。
  
  他也是一个有富农子弟历史背景的人。据说,他当初是在粮食部门工作,后来因为能力吧,到了教育战线。他不苟言笑,绝不夸夸其谈,却似
 
乎样样都会。吹拉弹唱跳,那么胖的身材,居然能跳起舞来让你感到一种匀称的美!乒乓球篮球,打起来是那么灵活多变,一点儿也不感觉笨拙。
 
那个时候他四十多岁了吧,专门买了一个收音机,天天学英语。教学能力就是在哪一个漫长的阶段逐步得到提高
  
  我参加工作的时候年龄比较小,什么也不懂,就带四年级一个班的全部课程。记得那个时候,黄老师间周都要组织全公社的老师依次在一个学
 
校搞教学活动。星期六晚上赶到指定的学校,吃完晚饭就开会,讨论第二天要教的课程。晚上就睡在那个学校老师在附近农户里借来的被子上,下
 
面垫着山区里刚收获了的玉米包衣,大家都笑呵呵的。第二天由指定的老师上课,然后就评课。优点缺点,那些老教师会一一的进行点评。讨论各
 
个年级必须教给学生的知识点,重点难点以及教学方法。我的的。
  
  他的爱人和我在一个学校教书,他的两个孩子也在我们学校读书,后来也是我的学生。我们的学校实际上就是他的家。所以,他有时候就悄没
 
声息来了。我的教室就在他住的隔壁,农村小学土垒的墙壁并不隔音。所以我经常提心吊胆的上课,生怕他听出什么不对来。
  
  教了四年书之后,我感觉自己一辈子也走不出去了,就极力的想当兵。从当时的民兵连长手里硬生生要了一张表,然后去参军。结果回来了还
 
是教书,带当时的大队初中二年级。记得有一次黄老师来了指定要听我的课,他往教室里一坐,我就心跳的不行。准备的两个课时的课程,一节课
 
就“嚓嚓嚓”的讲完了。绝不敢有半点废话。
  
  直到八四年,当时全公社只有一所中学了,差一个语文老师。黄老师点名要我,直接找当时的公社书记和我们村的书记说好了。村书记回来跟
 
我说,我不愿意。当时分田到户,两个孩子都小得很,去中学就比较远了,家里的耕田赶耖挑水拿柴就没有那么方便了。我就和书记说,你去公社
 
说我要在这里当校长,换一个人去。书记果然这样去说了,公社书记也答应换一个人,可是,黄老师就是不派人来接人。几乎过去了一个月时间吧
 
,那一天星期六,他忽然派了一个副校长和一个主任来接人。进了我的办公室就说,我们来接你的。我说,不是接我,是接另外一个老师。他们说
 
,不是!黄校长说了,接你。这样说我们去找你们的书记去。他们两个就跑到书记家里,然后就和书记一起来到我的家里,给我做工作。没办法,
 
只好答应去了。就这样,我从小学到了初中,以一个初中毕业生的学历站在了初中毕业生的讲台上。
  
  在初中,黄老师就成了我的直接领导。记得有一次,我班上的学生把教室的后门弄坏了,我一点也不知道。早办公的时候,他慢声慢气的直呼
 
我的名字,说:“XXX,你的那个教室的的后门‘个人’坏了的啊,你去看看啥”!他也没生气也没发火,就是那么漫不经心的样子说给你,让
 
你感到一种必须去处理。这个班我去的时候他们都说是一个比较难管的班级,告诉我说,以前的班主任有一次要六个学生跪着写作业。说数学老师
 
有一次中午那节课在前面讲课,稍微拖了一会堂,一个学生就把书收进位子里,喊一声“吃饭去啰”就直接冲出了教室。我接手之后一直都还可以
 
,所以,对于弄坏一块门的事情,黄老师也没有那么深究吧。
  
  八六年在中学为我转正,到后来成为职称评定组成员,八八年去进修,都得到了黄老师的大力支持与无私的帮助。他后来就退休了,每次看见
 
,还是那个样子,还是对我一直的看好。直到他去世,我在那里陪了他最后一个晚上,第二天才赶到学校去上课。他去世后,他的爱人退休了也住
 
在我们一个院子里,经常拉着我的手一讲半天,还拿来几本书,说黄老师说了,把这几本书转交给你。这些对我的看顾,真让我感到一种从来未有
 
的那种感动与责任。我能在教育战线努力的教好学生,给学生更多更实在的关爱,立志形成自己的教学风格,无私的帮助学生,与我的恩师黄万禄
 
先生对我的关爱与教育是息息相关的。
  
  他从来没有直接说过我什么,无论好与坏,似乎他都不说。但是,似乎他一直关注着我,无声无息的帮助着我。直到今天想起来,还是那么清
 
晰,那么历历在目。
  
  

上一篇:一点不满总是那么微微的笑着对待每一个学生 /下一篇:人生的基础把我引到了人生的路上